bet9九州体育线路 > 苏陶陶穿唐记 > 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 恭喜发财

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 恭喜发财

        “修缮屋顶?”华清有些诧异,她抱着小童站在院中,仰头一瞧,那屋顶空空如也,哪里有穿云的身影?

        清风顺着华清的目光看向屋顶,心中暗骂穿云不够意思,他话已出口,只得打肿了脸充胖子,“穿云这家伙就是指靠不住,不过华清你莫要担心,我这就去帮你修缮屋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清风一步一个脚印的上了房顶,又颤颤巍巍的趴在屋顶上,他冲着院中的华清笑道:“华清姑娘,你且先去忙吧,我一会儿功夫也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华清仰头看着屋顶上头的颤颤巍巍的清风,怀中小童打了个哈欠,奶声奶气的说道:“笑得丑……笑得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清风十个指头紧紧扣住屋顶上的瓦片,注意力极为集中,所以那小童的话自是一字不落的落入耳中。要说不气肯定是假的,清风几番忍耐,冲着华清温言道:“华清姑娘莫要担心我……我修好了屋顶……再去陪华清姑娘说话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笑得丑……笑得丑……”小童伸着胖胖的指头,指向晃晃悠悠的清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清风你小心一点,我这就去找穿云来帮你。”华清担忧的看了一眼清风,抱着小童去了前院。

        清风盯着华清的背影,眼看她穿过了月亮门上了游廊,这才收回目光,他整个人趴在屋顶上,手底下的瓦片像是抹了油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打起了全副精神,耳朵却又十分灵敏,时不时的就能听到,“笑得丑……笑得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时光漫长,不知过了多久,阳光突然热烈起来,清风额间慢慢生出了汗珠子,先是唾沫星子大小,不过多会儿功夫就成了黄豆大小。

        清风脑门上沁满了黄豆大小的汗珠子,手心都是汗,跟抹了油的瓦片合在一处,十分的冰凉滑腻。

        清风眼睛牢牢看向前院,那琉璃瓦,那朱门红柱,唯独没有穿云的身影。清风望眼欲穿。

        穿云却并不在前院,他如今正躲在厨房里头,左手一个古楼子,右手一个古楼子,一手一口,吃的正香。

        再说华清抱着小童去了前院,正瞧见立在廊下的宋如是。那廊下养着一只红嘴鹦鹉,小童一瞧见,眼睛登时一亮,挥舞着小手,就要去捉那红嘴鹦鹉。

        红嘴鹦鹉正是学舌的时候,方才遥遥听到小童口中的“笑得丑……笑得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如今眼见小童伸手来捉,那鹦鹉许是急了,张口就来,“笑得丑……笑得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宋如是莞尔一笑,眸中愁思亦是淡薄了一些,“你这鸟儿方才教你的话一句没记住,这笑得丑倒是学的挺快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宋如是隔着鸟笼逗弄鹦鹉,那鹦鹉扑棱着翅膀,尖尖的红嘴对着宋如是,用尖利的嗓子不停的说道:“笑得丑……笑得丑……笑得丑……笑得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娘子方才教它说的什么话?”华清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宋如是白皙的手指逗弄着鹦鹉,口中没忍住笑道:“我方才教它说的是,恭喜发财红包拿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噗嗤”一声,华清笑了起来,她笑不可支道:“娘子这是打算拿它来装点门面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正有此意,咱们那绸缎庄生意不错,若是把它教得好了,或许还能招揽客人。”宋如是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此计甚好。”华清一脸钦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笑得丑……笑得丑……笑得丑……”小童胳膊太短,伸了半天也够不到鹦鹉,于是只得张口逗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笑得丑……笑得丑……笑得丑……”鹦鹉扑棱着翅膀跳了起来,口中说的愈发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被困在屋顶上的清风感觉自己像是生出了幻觉,他额头上一滴滚圆的汗珠子终于受不住,“啪嗒”一声,砸在屋顶的琉璃瓦上,水花四溅之中,清风又隐隐听到了“笑得丑……笑得丑……笑得丑……”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身在厨房的穿云吃完了手中的古楼子,又不客气的取出两个来,仍旧是一手一个,一个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而窝在墙根处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顾面前药的郎中,拿着个小小的木勺,往那新翻的地里淋水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木勺不过汤羹大小,一勺不过盛个十几滴水,每每淋在新翻的土上,那土微微一润,面上并不能瞧出浇了水。

        再说石娘清晨醒来,伸手一摸,身旁哪里还有人,她揉着惺忪的眼睛,汲着鞋子出了门。

        石娘推开房门,大喝一声,“郎中”。突地听到“噗通”一声,接着“稀里哗啦”,“噼里啪啦”一通声响。

        石娘口中哈欠打了一半,陡然被这声音镇住了,于是剩下的那半个哈欠惊吓之余又回了肚子里头。

        石娘四下一瞧并无异样,但是心里又隐隐觉得出了事,于是紧走两步进了院中,终于让她在墙根处发现了专心浇水的郎中的身影。

        石娘这才放了心,她待要走向郎中,又突然听到有人呻吟,那人仿佛极为痛苦,呻吟的声音就像是被人痛打了一番又强自克制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石娘又看了一圈儿,仍旧没有发觉不对,眼看那呻吟声越来越大,直到惊动了一心一意浇水的郎中。

        郎中放下木勺,手搭凉棚举目看去,只见屋檐顶上有一处琉璃瓦,瞧起来颇为不同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正自思索间,那呻吟已是转为了痛呼,听着那熟悉的“诶呦”声,郎中不由眸光微闪,神色也缓缓的兴奋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郎中者,救死扶伤也。哪里有听着病人痛呼而置身事外的道理。于是郎中第一个赶到了东厢房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东厢房里头一地的碎瓦,瓦砾上头躺着个人,那人团成一团,口中呻吟不绝,不是清风又是何人?

        这清风蜷缩似是虾米,他弓着身子,抱着一条腿,躺在一堆瓦砾上头,模样带着几分滑稽,但口中的痛呼声,又向众人提醒着他所遭受的痛楚。

        又是郎中第一个冲了过去,他轻轻握住清风的手腕,微微闭着眼睛,宁心静气的为清风把起脉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清风感激的看着郎中,口中无力的呻吟道:“郎中……你在……做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把脉!”全身心投入在清风脉相当中的郎中语调低沉的说出了两个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把脉……也知我伤了腿……”清风无奈道。

  /a/114/114754/51613020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ruizhimedia.com。bet9九州体育线路手机版阅读网址:m.65ws.com
网站地图

bet9九州体育线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