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et9九州体育线路 > 于休休的作妖日常 > 第389章 大结局(三)

第389章 大结局(三)

        窗户没关,轻风微凉。

        霍仲南怔怔看着于休休脸上的倔强,好半晌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于休休笑了起来,“不回a国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霍仲南眉头微微一蹙,“休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除了唤她的名字,剩下的话他说不出来。而于休休早知答案,也不需要听他拼命组织语言后的委婉交代。她转过身,背对着他,手肘在窗台上,看着窗外的夜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偷偷回来的吧?见不得光,身边随时跟着警察,一言一行都没有完全的自由。等这边的事情了结,你还得回去。所以,你没办法许给我未来,不仅不会有婚礼,结婚登记都做不到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突然低低笑一声,侧过头来看他,美眸里有浓重的阴影,“你凭什么让我给你生孩子?”

        霍仲南哑然。

        于休休错过眼神,不去看他眼里的落寞,“我不知道你是怎么说服我父母的,不过,我实话告诉你吧,他们左右不了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没有。”霍仲南上前一步,低声说:“我尊重你的想法,也没有故意说服于壮和苗姨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只是把这个事情和盘托出,并且将自己的处境告诉了二老。这是一种尊重,但是选择和抉择权在于休休手上。甚至他在告诉于大壮和苗芮之前,就像于休休最初想的那样,认为二老会阻止于休休生下孩子,不让他耽误她的人生。他也没有想到,二老那么开明,同情他的遭遇,并且再三保证,他们绝对不会横加干涉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们是世界上最伟大的父母。”霍仲南由衷说。

        于休休没有回头,淡淡问:“什么时候走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在等。”霍仲南说:“等权队那边给我消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于休休低下头,撑了撑额头,“你也在等赵子嫣的消息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霍仲南没有否认,“唐文骥被重案一号带回去审讯,有了结果权队会告诉我。然后这边告一段落,他们会安排我去a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明白了。”于休休又点点头,突然勾起唇角,“是我自以为是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以为不管是他回来还是暂时留下,都有她的因素在里面,没有想到她其实是最不重要的一环。而他现在对她的紧张和看重,有几分是因为她,又有几分是因为她肚子里的孩子呢?

        她看得出来,霍仲南想要这个孩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从小孤独的男人,对孩子到底有多渴望,于休休无法想象,但是她没有说谎,对于这个孩子,她确实还没有完全想好,毕竟她才二十三岁,在前路未知的情况下,她尚且无法给自己和孩子做出最好的选择。

        不是冷血,是现实。

        玛丽苏只存在于小说,现实里的她需要认真去思考,不能给孩子健康正常的成长环境,让她从小在一个没有父爱的环境下生活、长大,她能不能接受,孩子又能不能接受。这是残忍无情的现实,一点也不浪漫。单亲妈妈不好做,更不像父母那一代认为的“又不是养不起,多个人多双筷子的事儿”。

        于休休想得很多,也很冷静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看着霍仲南的脸色,怔了许久,“你希望我留下孩子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霍仲南不想再给她压力,更不想去道德捆绑她,只觉这个问题对他来说,很难回答,比送命题还要送命。

        沉默了许久,他低声一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喜欢我们的孩子,盼望他来到这个世界。但是短时间内,我可能没有办法照顾你们母子,也没有办法参与孩子的成长。我不能自私地要求你做什么,甚至我都给不了你一个等待的年限。这,也是我和你分手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艰难地开口,小心翼翼,怕伤害到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休休,我会坐牢。我不能用所谓的感情去捆绑你的人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刻,他的目光很亮,亮得惊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于休休与他对视,仿佛在他眼睛里看到了他对他们的爱情进行审判。

        爱吗?两个人肯定是相爱的,这个毋庸置疑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这份爱在漫长的时光里面,究竟能占有多大的份量,能经受多久的时间考验?

        她本是花一样的年纪,应该在阳光下绽放,而不应该为他背负这么多。他不愿意看她活得那么压抑。因此他才在千般不舍的情况下,宁愿一个人背负孤独和骂名,承受着失去她的痛苦,也要还她自由自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很好。”于休休突然张开双臂,抱住他,微微一笑,仰头说:“你早这么老老实实的说话,不就好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霍仲南迟疑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于休休抬起头,在他唇上啄了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的人生,该由我来选择。你只需要告诉我命题,而不应该帮我填上答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的话不算意外,但在霍仲南的心头狠狠一击,带来了很大的震动。他看着她带笑的眼睛,许久才问:“你想怎么选择?”

        于休休的笑声,几不可闻,“我是自由的。我自由的选择,自由的坚守,即使与你天各一方,我也是在自由的等待。与你无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霍仲南面色微变,但是一双眼睛,却亮得如同明朗苍穹里的繁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休休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分手是你为我做出的看似伟大的决定,但你却不知道,我就喜欢这种新奇的爱情。在拥有你和失去你之间,我倾向前者,那么,为了得到你这么好的一个男人,我为什么就不能忍受一些微不足道的痛苦、孤独?霍仲南,我们都没有经历过,我们怎么去判断,哪一条路通向的才是更好更正确的未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休休——”霍仲南喉头喑哑,仿若哽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嘘!”于休休伸出一指手指头,落在他的唇间,微微一笑,那弯起的眼睛像月儿般晶莹,又像一个来到人间的天使,纯净、澄清,倒映着他的脸,将他心里的那堵城墙击碎,然后把自己的防线交到她的手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不起。”他裹住她的腰身,低头抵在她的额头,“我自私。一厢情愿为你安排未来,却忘了问你,那是不是你想要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知道了?”于休休扬起眉头,在笑。

        霍仲南点点头,于休休似笑非笑地瞥他一眼,抢在他开口前,“那你现在可以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很忙吗?”于休休说:“你现在应该有很多事情要做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一个闲人能做什么?”霍仲南苦笑一声,低头看着她的小腹,忍不住内心的激动,小心翼翼地将手覆盖上去,低低一叹,“你说,孩子现在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于休休:“……你上学的时候,生物及格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霍仲南尴尬地笑:“关心则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就在两人推心置腹聊天的第三天上午,霍仲南接到权少腾的电话,让他马上去刑侦队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天是周六,他在于家,于家人也都在家,连于家洲都回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接到消息,霍仲南来不及吃饭,叫陈然备车,就准备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于休休看着他,默默换好衣服,“我跟你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霍仲南有些犹豫,于休休看着他微微一笑,伸手掐他的胳膊,“你不想多陪陪宝宝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简直就是杀手锏,大魔王毫无还手之力,昏乎乎地就带上了她,直到上了车,在陈然和耿林两人烁烁盯视的目光下,他才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怪不得古代有那么多昏君。”说着,他又忍不住笑。

        于休休很不服气,“你的意思,我是祸国妖姬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祸国。但你是妖精。”霍仲南捻了捻她的脸,疼爱之情溢出了眼眶。

        陈然开车,时不时回头,觉得老板这样子……要生在古代,真的有可能做昏君。

  https://www.wanshuwang.cc/a/139/139923/56847115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wanshuwang.cc。bet9九州体育线路手机版阅读网址:m.wanshuwang.cc
网站地图

bet9九州体育线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