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et9九州体育线路 > 嫁给一个和尚(穿书) > 12. 阿兄,我怕

12. 阿兄,我怕

        几场微雨过后,庭间花木长势愈发泼辣,转眼到了宰相府举办春宴的日子。



        李仲虔出征在即,李瑶英忙着为他整理行装,没去赴宴。



        宰相府里焚香挂幛,宾朋盈门。



        各家小娘子珠围翠绕,鲜衣盛装出席,听说七公主不来,脸上都露出了惋惜之色,暗地里却松口气:七公主要是来了,谁还有心思看她们?



        李仲虔记得年前答应过瑶英和她一起去曲江跑马,打点完军务,兄妹二人只带了几个随从,白龙鱼服,骑马至曲江跑了几圈。



        出征前一天,李仲虔进宫看望谢贵妃。



        谢贵妃坐在栏杆前看宫女打秋千玩。



        芳草绕阶,日光和暖,她不施粉黛,一身素裳,含笑和身边宫女说话,面容安详。



        李仲虔走近了些。



        正好听到谢贵妃招手唤一个小内侍:“二郎,你头发乱了,过来,阿娘给你梳发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小内侍边笑边应,走到长廊下时,迎面撞上面色阴郁的李仲虔,脸色一白,退后几步跪倒在地上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大王恕罪!”



        小内侍不敢抬头,瑟瑟发抖。



        谢贵妃时常认错人,总把宫女阿薇当成七公主,把小内侍当成少年时的二皇子,他们不回应的话,谢贵妃就会惊慌害怕。



        后来奉御要求小内侍和阿薇顺着谢贵妃,假装自己是年少的皇子公主,七公主也让他们宽心,说不会怪罪他们,他这才敢以卑贱之身应下谢贵妃叫的那声“二郎”。



        李仲虔一语不发。



        谢贵妃等了一会儿,没看到小内侍,看了过来,面带疑惑。



        李仲虔和母亲对视了片刻。



        谢贵妃神情茫然。



        李仲虔收回目光,淡淡地道:“无事,贵妃在叫你,你去吧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小内侍吁了一口长气,爬起身,一溜小跑。



        谢贵妃笑着喊他:“二郎,慢些走,别摔着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李仲虔在角落里站了半晌,转身离开。



        阿薇送他出宫门,看他神色冷淡,忍不住出言解释:“大王,您别怨贵妃殿下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李仲虔平静地打断她的话:“我不怨阿娘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他明白,阿娘生病了,才会如此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近卫牵着坐骑等在宫门外,李仲虔接了缰绳,身形忽然一顿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我问你一件事,你老实回答,不得有丝毫隐瞒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他语气冰冷威严。



        阿薇忙恭敬地道:“大王问就是了,奴不敢隐瞒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李仲虔问:“七娘这几个月有没有再像去年那样呕过血?”



        阿薇一怔,回想了一会儿,摇摇头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大王,公主一直在吃凝露丸,不曾呕血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李瑶英从小体弱多病,即使这两年身体好了很多也没断过药,那药是奉御用几十种稀罕药材调配的丸药,名叫凝露丸。



        李仲虔没说话,神色放松了些许。



        去年李瑶英忽然痉挛呕血,命悬一线,奉御束手无策。



        李仲虔觉得妹妹的病来得古怪,守了她好几天。



        瑶英却满不在乎,说她只是吃了生鱼脍,肠胃不适。



        李仲虔见过她呕血时痛苦的样子,当然不信。



        问奉御,奉御说不出所以然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后来瑶英很快痊愈,整个人精神焕发,一点都不像大病过。



        李仲虔只得把怀疑按在心底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蹬鞍上马,迎着渐沉的暮色,轻轻舒口气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不管瑶英到底瞒了他什么,只要她没事就好。



        半个时辰后,李仲虔回到王府。



        前院人头攒动,笑语喧哗,前厅内外乌压压一大片,挤满了人。



        长史引着李仲虔绕过前院,笑道:“大王,前院在发赏钱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李仲虔嘴角一勾:“七娘吩咐的?”



        长史点头应是,每逢二皇子出征或是凯旋,七公主都会命管事给府中内外仆从发赏钱。



        前院人声鼎沸,内院也是一派忙碌景象,廊庑里堆满了打开的箱笼,婢女抱着捧盒托盘进进出出,脚步声纷杂。



        瑶英站在门前指挥婢女。



        灿烂的夕照被满树怒放的花枝一层层筛过,轻笼在她身上。



        花影潋滟,她立在阶前,身姿窈窕,朱唇榴齿,回眸时看到走近的李仲虔,眉眼微弯。



        天生一双半含秋水的媚眼,浓睫忽闪,眸中春色涟漪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阿兄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她轻声唤他,笑靥明丽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仿佛是摄于她光艳夺人的容色,满庭花枝在黄昏微醺的风中轻轻颤了一颤。



        李仲虔嘴角一咧,抬手拂去落在瑶英绿鬓边的一瓣杏花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护着宠着的妹妹长大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瑶英推李仲虔进屋:“明天出征,你今晚早些睡,不管谁下帖子,你不许出去吃酒!”



        喝酒误事,他有次出征时喝得醉醺醺的,送行的官员个个侧目。



        李仲虔浓眉轻挑,拖长声音道:“知道了,管家婆!”



        瑶英娇嗔地瞪他一眼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打点各处,检查行囊,一直忙到夜里才睡下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这两天思虑过重的缘故,瑶英睡得很不安稳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做了个梦。



        梦中大雨滂沱,她被埋在一具具尸体底下,喘不过气,翻不了身。



        到处都是死去的人,她浸泡在被鲜血染红的雨水中,浑身冰凉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小七!小七!”



        一道声音焦急地喊着她的名字。



        才十一岁的少年,声音清朗脆嫩,颤抖着一遍遍呼喊:“小七!”



        瓢泼大雨里,他喊得嗓子都哑了,直挺挺地跪在**堆前,双手皮开肉绽,一具一具翻动辨认那些腐烂的尸首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别怕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阿兄来了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小七,别怕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瑶英想叫他,可是喉咙却哽住了,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漫长的雨夜过去,雨仍然没停,少年还在执着地寻找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不知道过了多久,压在瑶英身上的护卫尸体被搬开,明亮的光线倾泻而下。



        十一岁的李仲虔跪在她面前,双眼赤红。



        瑶英看着他的脸,再也抑制不住恐惧,眼泪掉了下来:“阿兄……我怕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李仲虔嘴唇哆嗦了几下,浑身颤抖,紧紧地抱住她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小七,别怕,阿兄来接你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瑶英攥紧他的衣襟,哭出了声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下一刻,十一岁的少年远去,瑶英发现自己站在一片寸草不生的沙地之中。



        狂风从耳畔咆哮而过,苍穹辽阔,黄沙漫天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一匹浅黑色的骏马如离弦的箭一般跃下山坡,马背上的青年健壮挺拔,剑眉凤目,一身耀目的金色铠甲,头盔在炎炎烈日下熠熠生光。



        战鼓隆隆,暗处陡然冲出一队身着玄甲的骑兵,像一张大网,朝他扑了过去。



        青年哈哈大笑,凤眸涌动着嗜血的寒芒,挥舞着一对擂鼓瓮金锤,毫不畏惧地冲锋上前,雪白披风猎猎飞扬。



        瑶英跌跌撞撞地朝他跑了过去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阿兄!”



        她绝望地朝他大喊,嗓子刀刮一样的疼,“阿兄!快回头!那是陷阱!”



        李仲虔什么都听不到,抡着大锤,继续向前。



        阴森的嗖嗖声划破空气,羽箭如蝗雨一般呼啸而至,半边天空都是密密麻麻的黑点。



        闪着寒光的箭矢穿透他的胸甲,一支接着一支,钉满他的全身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被十几杆长|枪挑下马背,打了个滚,又重新站起,立在坡前,血肉翻卷的双手再次举起双锤。



        瑶英推他,捶他,哭着骂他。



        李仲虔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,浑身是血,衣袍碎裂,凤眼里的精光慢慢黯淡下去。



        盘旋的秃鹫俯冲下来,黑褐色的锋利鸟喙撕咬他的身躯。



        瑶英扑了上去,疯了一样地驱赶那些秃鹫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放开我阿兄!放开他!”



        秃鹫拍打着翅膀狠狠地啄瑶英,啄得她浑身是伤,她紧紧地抱着李仲虔,伤痕累累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“阿兄!”



        瑶英从梦中惊醒,抹了把眼角,指尖湿漉漉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又做噩梦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侍女一手秉烛,掀开纱帐,往她脸上照了一照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贵主,您魇着了?”



        瑶英出了一身的冷汗,衣衫冷冷地贴在皮肤上,心不在焉地嗯一声,双手还在发抖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经常做这个梦,但是没有哪一次的噩梦比这一次的真实清晰,仿佛真的发生过一样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月光洒满轩窗,窗外静水一般的岑寂。



        瑶英摸索着找到枕边玉盒,打开盒盖,鸽蛋大的明月珠散发出柔和的清辉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握住明月珠,想起梦中所见,心乱如麻,干脆披衣起身,出了院子,朝李仲虔住的北屋走去。



        李仲虔自负武艺,亲兵护卫被他赶到外院值守,北屋只留了两个跑腿的僮仆。



        瑶英一路走进去,护卫不敢拦她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两个僮仆正背靠背坐着打瞌睡,见她来了,呆了一呆,还以为是仙女入梦,片刻后,猛地清醒。



        瑶英朝他们做了个嘘声的手势,蹑手蹑脚往里走,站在屏风外,掀开罗帐往里看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不想吵醒李仲虔,看他几眼,确定他还好好活着就行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床上空无一人。



        瑶英一呆。



        耳畔突然响起低沉的笑:“黑灯瞎火的,小七在看什么呢?”



        瑶英吓得惊叫了一声,下意识把手里攥着的东西砸了过去。



        刚松了手,她反应过来,飞身扑上前,脚下突然一个打滑,整个人失去重心,一头朝屏风栽了下去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当心!”



        李仲虔也吓了一跳,一把勾住瑶英的腰,扶着她站稳。



        哐当一声,明月珠滚落在地。



        瑶英一阵心疼,弯腰去捡,刚迈出一步,脚踝刺痛无比。



        刚刚扑上去的时候好像把脚给崴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疼得嘶嘶直吸气。



        李仲虔眉头轻皱,扬声唤僮仆进屋点灯,抱起瑶英送到东屋榻上。



        瑶英刚进院子他就听到动静了,他正好没什么睡意,起身等她找过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屋里没有点灯,她没看见站在暗处的他,直接掀开罗帐往里看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一时兴起,故意出声吓她。



        哪想到会把她吓成这样?



        瑶英直直地看着角落里的那点微光:“等等,先把明月珠捡起来,可别摔坏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李仲虔皱眉,声音低沉:“先看看你崴着了没有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瑶英靠坐在榻上,试着扭扭右脚,松口气,道:“没事,就是扭了一下,一会儿就好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李仲虔没说话,脱下她脚上的罗袜,接过僮仆递来的灯,仔细检查。



        确定她的右脚确实只是扭了一下,没有内伤,他这才帮她穿好罗袜,起身走到屏风前,捡起明月珠,送到她手上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又不是什么稀罕宝贝,摔了就摔了,我再给你寻更好的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李仲虔语气严厉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房里的屏风是镶嵌云母石的落地大屏风,她刚才要是真的摔下去了,肯定得头破血流,那可不是闹着玩的!



        瑶英捧着明月珠,吹去浮沉,笑着说:“阿兄,我就喜欢这颗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完全不提他作怪吓到她的事,娇柔乖巧。



        李仲虔无奈地叹口气,看瑶英额上都是冷汗,轻声问:“是不是又做噩梦了?”



        想起那些梦,瑶英心口发紧,点点头,抬起脸,双眼一眨不眨地看着李仲虔。



        神情紧张,仿佛生怕一眨眼他就不见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李仲虔没有多问,温和地道:“没事,那些都是梦而已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瑶英眼眸低垂,嗯一声。



        嘱咐的话她已经说了太多遍,不用再重复。



        李仲虔叹口气,嘴角一勾:“小七,阿兄答应你,一定活着回来。要是阿兄战败了,就降了对方,不管他们怎么羞辱我,就算要我在阵前下跪磕头也不要紧,阿兄一定会活着回来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瑶英仰起脸,双眸圆瞪,不敢置信地看着李仲虔。



        身为李家儿郎,外祖家又是名满天下的望族谢氏,李仲虔何等骄傲,居然会说出这种英雄气短的话?



        书中的他被骑兵包围,奋战至最后一刻也没露出畏惧之意,连杀数名骑兵后才咽下最后一口气。



        阿兄一定是怕她担心,才会说这种话哄她玩。



        瑶英心里酸酸涨涨,眼圈微红。



        李仲虔抬手刮刮她的鼻尖,含笑道:“阿兄说话算话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瑶英总以为他身上还有几分谢家的风骨,以为他光明磊落,为国征战,宁死不屈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不敢让瑶英知道,其实他早就变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李家与他何干?



        大魏与他何干?



        百姓的生死与他何干?



        什么天下苍生,乱世格局,百年大计,内忧外患……他全都**不在乎!



        他只要小七平安顺遂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月色如水,屏风前一地清辉。



        李仲虔背起瑶英,送她回房。



        瑶英和他说了一会儿话,心里安稳了点,老老实实趴在他背上,搂着他的脖子,道:“阿兄,我等你回来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李仲虔笑着应了一声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等你回来的时候是夏末了。”瑶英算了算时间,“我想去西苑打猎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李仲虔笑道:“好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东都每年有赛龙舟,我们带着阿娘去东都住几天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好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不论瑶英提什么要求,李仲虔都答应了下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说话的声音越来越模糊。



        李仲虔回头,发现瑶英趴在他背上睡着了,莹润的脸庞枕在他肩上,右手握拳,睡梦中也不忘紧紧握着那颗明月珠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笑了笑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这些天忙忙碌碌,肯定累坏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天上午,瑶英送李仲虔出征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站在城墙上,没戴帷帽,手扶箭垛,目送大军南下。



        李仲虔身骑骏马,回头朝她的方向挥了挥手上的一对金锤,金甲白袍,英姿勃发。



  /a/141/141150/53497331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ruizhimedia.com。bet9九州体育线路手机版阅读网址:m.65ws.com
网站地图

bet9九州体育线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