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et9九州体育线路 > 奇人单先生 > 第十九章 玉公子

第十九章 玉公子

        “苏姨,这只小老虎好可爱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想要他的皮做件衣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姚之琼听见了那位粉雕玉琢的小男孩说了这么两句话,妇人便一脸宠溺的摸着他的脑袋,柔声道了句“好”字。

        要是这白虎能听得懂人话,此时一定要骂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瞧瞧,瞧瞧!这说的是人话吗?招你惹你了?动不动就要扒人家的皮。

        虽不通人言,但它在这片山林之中也是活了不少岁月,自悟自修中亦通了点人性,知晓利害关系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两位,一看就是不好惹的主。

        当机立断,弃了到了嘴边的猎物,扭着虎头便欲远遁而去,却发现虎躯已然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    虎目之中满是骇然的同时,又见得那妇人的手腕处,有一银手镯化作一道银光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接着,便是“嗷唠”一声,凄厉至极的惨叫,那吊睛白虎全身的皮毛竟开始自行脱落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张完整的,血淋淋的虎皮落在了美妇人手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小男孩满脸欣喜的从妇人手里结接过虎皮,竟是不顾上面的血迹直接披在了身上,咧嘴一笑,很是灿烂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此情此景,却又让人感到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    那被剥了整张皮的白虎竟还未死去,全身血肉模糊,怕是一般人已是看不出这到底是何种生物。

        发觉自己又能动弹,这白虎连头都不敢抬,拼命冲进了山林之中,生死不知。

        满心欢喜的小男孩很快走到了姚之琼的身前,问了句:“这位姐姐,我这件新衣裳好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看着这位粉雕玉琢的小男孩,又看了看满脸笑意的妇人,姚之琼只觉得这二位的可怕程度,比起刚刚那只吊睛白虎不遑多让。

        咽了咽口水,连忙点头,口中直呼好看。

        小男孩听闻此言脸上笑容更甚,拍了拍手,对着美妇人又道:“苏姨,我想将这位嘴甜的姐姐留在身边,你便收她为徒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美妇人再次含笑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死里逃生的姚之琼转祸为福,成了这位美妇人的徒弟。

        后来,姚之琼方才知晓,这位美妇人,如今也正是她的师傅,竟是修道大派青娥宫当代掌教的妹妹,名叫苏云华,在山上被人尊称“云华夫人”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这位小男孩,正是云华夫人的姐姐,青娥宫掌教苏月英的幼子,苏凤仪。

        姚之琼跟随苏云华入了青娥宫修道三载,如今已是炼气圆满,差一步筑基。

        前些日子,恰逢之桃笄礼,得此消息的姚之琼决定返家观礼。

        习得了粗浅观气之法的姚之琼意外发现,自己这妹妹修道天资之高,远甚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她便起了些心思,当日便以符咒传信师门。

        王朝也好,修道门派也罢,源源不断的人才是维系其繁荣昌盛,长久不衰的最重要基础。

        也因此,俗世王朝才有了科举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这些修道门派也是每三年一次,宗门大开,广招门徒。

        甚至,有些门派不满足于此,专门派人常年蹲守在俗世之中,搜寻有修道天赋的孩子,将其带回宗门。

        像之桃这般,天赋比起寻常修道之人还要高出不少的,自然也受到青娥宫的重视。

        云华夫人亲自写信回复,要将之桃揽入门下,还自作主张给之桃订了一门亲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对方乃是无双城的少城主,山上赫赫有名的修道天才,陆?,人称玉公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十八年前,云华夫人与陆?的父亲,即现今的无双城城主陆乘风有过一段情感纠葛。

        据说当时二人在同闯一处仙家秘境时,陆乘风在生死关头救了云华夫人多次,二人也因此在秘境中互生情愫,有意结为道侣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惜天不遂人愿,出了秘境以后,当时的陆乘风乃是无双城的少城主,婚姻大事岂能由他自己做主?

        在老城主的万般反对之下,二人的这段感情只能不了了之。

        后来,二人各自成婚,云华夫人犹念陆乘风当年的救命之恩,便与陆乘风约定,将来二人若有了孩子,便订下一门亲事。

        不久后,陆乘风的夫人诞下一子,便是陆?,而云华夫人,却是十八年未生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正好有了个虽天资不是如何惊人,但模样倒还算貌美的弟子,便打算将她嫁到无双城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在接到姚之琼的信后,云华夫人又改了主意,依信中所言,自己这位弟子的妹妹,年龄、天资各个方面似乎更为合适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这才有了今日一事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偏厅中的这位白袍公子,自然便是受了父命前来接之桃前往无双城的少城主陆?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姚府偏厅里,被搀扶起来的之桃摇了摇头,道了声自己没事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姚夫人与姚之琼却发现,之桃有些不一样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是的,与以前不一样了,尤其是那双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没了以往的灵动,变得一片死寂,甚至是…………有些淡漠。

        哪怕是在看向自己的母亲与姐姐时,也好似在看陌生人一般,不夹杂丝毫情感。

        姚夫人一下子慌了声,她捧在手里怕摔了,含在嘴里怕化了的宝贝女儿怎么会变成这样了?

        “之桃,之桃啊,你可不要吓母亲啊,若真不想嫁,我这就回信给你父亲,咱不嫁了好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没人发觉,在姚夫人说出此话时,一旁的白袍公子眯起了狭长的眼睛,身上隐有杀意流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母亲,女儿愿意嫁!”

        之桃面无表情的回道,而后挣开了姚夫人的手,又道了声:“女儿先回房休息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姚夫人望着女儿如此陌生的背影,便止不住留下了眼泪,她看着自己的大女儿,急声道:“之琼,你妹妹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姚之琼脸上闪过一丝自责,握住母亲的手安慰道:“母亲不必忧心,先回房好生休息,万事有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姚夫人点了点头,在老嬷嬷的搀扶下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偏厅里只剩下白袍公子与他手下的两位老仆,以及姚之琼。

        姚之琼对着白袍公子欠身施了一礼,“见过少城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白袍公子却是一改方才淡漠的神情,脸上充斥着灿烂的笑意,道:“师姐这就见外了,不提令妹即将嫁入我无双城,单凭师姐师尊与我父亲的关系,便可直呼我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姚之琼笑了笑,她自然不会真的狂妄到直呼其名,而是与山上其他人一般,唤了声:“玉公子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  https://www.wanshuwang.cc/a/145/145394/56826861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wanshuwang.cc。bet9九州体育线路手机版阅读网址:m.wanshuwang.cc
网站地图

bet9九州体育线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