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et9九州体育线路 > 至尊归元 > 1804 治疗与怀疑,姜云归来!

1804 治疗与怀疑,姜云归来!

        顾不得其他,看着和刘芸一模一样的段峰,楚轩万分心痛,甚至都来不及多想,便直接回到了他在紫极山后山的院落中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一路上,因为身法完全展开的缘故,他的速度快到了极致,甚至碰到了在紫寰宫中游玩的华明辉与华馨蕊两兄妹,都根本来不及打招呼,令这兄妹二人错愕不已,但却也为楚轩所表现出来的那种惊人速度所震撼,颇有几分面面相觑之意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心翼翼的将段峰放在床上,楚轩神色难看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    伤势很重,浑身上下起码有好几十处血口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可若仅是这样也就罢了,最主要的是,段峰的内腑已经七零八落,破碎不堪,而她的仙婴也变得无比萎靡,似是随时都有可能会彻底消散一样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这一系列的伤势,绝非一两场战斗能造成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到底经历了些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楚轩眉头紧皱,但却也不敢耽搁,急忙亲自给段峰疗伤,同时也拿出了不少紫寰宫中特有的疗伤丹药,在段峰无法自主服用的情况下,楚轩甚至想出一个办法,以仙元融化丹药而后缓缓注入到段峰体内,并且帮助其完全吸收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这一过程十分复杂,甚至还会浪费掉不少丹药的药效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此番选择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期间,李卓霖来,大师兄皇甫奕川和二师兄萧彦书来了,甚至到后面就连华明辉和华馨蕊兄妹二人也来了,但楚轩却没有时间理会他们,一心只想要尽快将段峰的伤势治疗好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大家也都有所体谅,倒也没有生出任何对楚轩的责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早就听三弟说过楚师弟,此次本来还想与楚师弟好好交流交流,但没曾想竟会有如此事情发生!”

        华明辉眯着眼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华家与紫寰宫一向亲如一家,同进同退。

        见着楚轩不断为段峰心急如焚的忙碌样子,华家兄妹二人皆是有些感同身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了,那名女子是楚师弟的妻子么?她可真幸福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华馨蕊顿了顿,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哪是什么妻子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彦书笑着摇摇头,“准确点来说,其实他们更是仇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仇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这话,华明辉和华馨蕊对视了一眼,十分愕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或许应该说是不一般的仇人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旁的李卓霖咧了咧嘴,“反正他们的关系挺复杂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师兄,你干什么不说话?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萧彦书看向一直眉头紧皱的皇甫奕川,不解的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她失踪了那么久,怎么会忽然回来?期间,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,会让她伤成这样以至昏迷?”

        皇甫奕川深吸口气,沉声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在这里的都是自己人,也知道那人的事情,所以我怀疑这其中会不会有什么关联?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皇甫奕川环视了一眼周围,低声继续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说钟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萧彦书闻言一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此次小师弟回来后再没提起任何关于岑莲岑师妹的事情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皇甫奕川挥手在院中布下一层结界,缓缓言道,“与以往比起来有所不同!虽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,但想来岑师妹绝非那种叛逃之人!或许,小师弟应该是找到了什么证据,或者找到了岑师妹,弄清楚了里面的事情经过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说岑师妹的叛逃与段姑娘的失踪,这两者之间……”萧彦书也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都应该是与那人有关!”

        皇甫奕川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首先,在小师弟归来后,师父便将我们聚在一起,说明了那人的隐藏身份,这绝对不是巧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第二,联系到小师弟再不提及岑师妹,这也就意味着岑师妹的事情十有八九已经解决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在那以后,五师妹便在师父和小师弟的自导自演中失踪了,这明显是在针对那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皇甫奕川的双眸中闪过一道寒芒,“然而就在这时,在所有人都没办法找到五师妹的时候,她忽然重伤而归,这莫非真的只是一个巧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在场几人,包括华家兄妹都显得有些沉默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他们这次刚刚才到,也并不算了解其中内情,故而也不好发表什么意见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李卓霖和萧彦书则不一样了,可此时在皇甫奕川说完后,他们也都各自陷入了沉默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师兄所言不错!”

        恰在此刻,楚轩推门走了出来,面色有些泛白,气息也显得颇为虚弱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几人关心的目光中,楚轩勉强一笑,又朝华家兄妹打了一声招呼,这才在几人中间坐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师弟有什么发现?”皇甫奕川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她的伤势很重,明显是经过了不少生死之战才能有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楚轩一边暗暗运转功法恢复,一边凝声道,“但据我判断,那些伤势应该是差不多同一时间留下的,相差不会超过一天!如果真的是生死之战,绝不可能会如此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也就是说,在一天之内段姑娘遭受了好几次生死之战,这才凭着一口气,通过传送阵回到这里,而后倒地昏迷?”皇甫奕川摩挲着下巴,如是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这话,不管放在谁身上都没人会相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便是最大的破绽!”

        楚轩点点头,眯着眼道,“当然,或许那幕后之人以为我会关心则乱,会在尽快给段峰疗伤的时候忽略掉这些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只要伤势彻底好转,那么这个所谓的破绽就不再存在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楚轩的脸上不禁浮现出了一抹冷凝之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幕后之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华馨蕊忽然开口,“如果没有幕后之人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    楚轩先是一愣,而后又道,“馨蕊师姐的意思是说,段峰她也是自导自演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二妹,不可无礼!”

        华明辉急忙道,“楚师弟,你别误会,二妹她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馨蕊师姐所言也的确有这种可能!”

        楚轩摇摇头,言道,“但段峰她不过是一个仙人后期而已,即便这一切都是她自己做出来的,可她为什么要这么做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之前我听说,楚师弟你与那位姑娘是仇人,而那个姓钟的也一直心怀不轨,他们会不会早就已经联手起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华馨蕊颇为直爽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唔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这个,其他人皆是有些沉吟,话说也真的不无这种可能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段峰之所以能来到紫寰宫,完全是楚轩强行逼迫的,再加上楚轩与段家之间也有所恩怨,这是他们这些亲近的兄弟姐妹无人不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关于楚轩和段峰之间的其他事情,他们就不太清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虽有可能,但我还是并不这么认为!”

        楚轩轻轻摇了摇头,言道,“这么说吧,虽然我和她之间的确有仇,但如果要我杀她或者她来杀我,若发自本心的话,这是一件绝不可能的事情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    华馨蕊并不相信楚轩的话,都说了是仇人了,怎么可能会出现楚轩所说的那一幕?岂不是自相矛盾?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,二妹!”

        华明辉皱眉呵斥道,“楚师弟自有判断!”

        而后,他朝楚轩歉意一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巳蛇魂使擅长姹女术!”

        楚轩也笑了笑,言道,“这姹女术可以控制不少的人,当然必须是女人,而且姹女术的施展也应该有一定的必须条件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怀疑是那人使用姹女术控制了段姑娘,而后才发生了这些?”皇甫奕川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只是她!”

        楚轩摇摇头,沉声道,“据我与师父这段时间的观察,紫寰宫外门、内门中恐怕足有百人中了他的姹女术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?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这话,李卓霖顿时难以置信的惊呼出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真如小师弟所言,段姑娘的回归与他有关的话,那么也就意味着他很有可能察觉到了什么!”

        皇甫奕川如是说道,楚轩几人也纷纷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,我刚才在房中想了想,决定给他一个惊喜!”

        顿了顿,楚轩嘴角微翘,邪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惊喜?”

        大家十分不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多谢师兄们的关心!我要去一趟紫极别院!”

        楚轩没有多说,起身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他人自是随之告辞,而楚轩则是回房中看了眼虽恢复不少,但仍旧昏迷的段峰后,这才迅速去到了紫极别院中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没有人知道楚轩和他师父姜邑到底说了些什么,反正在第二天下午时分,在外面寻找的人传回好消息,与紫寰星某处山脉的隐蔽山洞中找到了失踪的姜云,只不过此时的姜云极为呆滞,对外界仿佛失去了所有的感知,根本没有任何反应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让她走,她便走!

        让她停,她就停!

        一切行动都要人来控制,哪怕就算吃饭,也要将碗筷放在她的面前,一口一口的喂,甚至连脱衣睡觉都要有专人服侍。

        怎么说呢?

        就仿佛是一个失去了灵魂的人儿,与提线木偶也并无区别。

        见到自己女儿变成如此模样,姜邑当即大怒,当即与华家家主华天地一同表示,不将凶手抓到誓不罢休!

        其实,找到姜云本应算是一件好事,可她的那般变化,却让紫寰宫每一个人都无比的愤慨,恨不得将凶手碎尸万段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?找到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钟林霄来到紫极别院,当听说了这件事情后显得极为错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不不,伯父,我是说太好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钟林霄在姜邑等人极为不善的目光中,急忙近乎发誓一般的道,“只要云儿没事,不管她变成什么模样,我都会永远爱她疼她!哪怕照顾她一生一世,我也绝不会皱一下眉头!”

  /a/76/76172/54656711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ruizhimedia.com。bet9九州体育线路手机版阅读网址:m.65ws.com
网站地图

bet9九州体育线路